一切平台同名_(:з」∠)_

Tony・Stark回到母校被人问了一个问题

        人工智能和人类能否相爱?我猜这一定是个姑娘问的——好的我看见你了,坐下吧孩子,别那么激动。所以说我宁愿去写竞选稿也不愿意来大学做演讲,你们的问题总是那么让人忍俊不禁。
        众所周知,现在是人工智能的时代。Stark工业解放了人们的双手,给生活带来了便利,我们创造@了无数奇迹,其中以智能仿生人见长。
        经过无数次改良至今,实体AI的情感模拟器与人类感情的相似度已经达到了34%的高度。如果你问我人类和Stark出品的AI能不能谈恋爱,我要说当然;但如果问我人类能否和AI成为伴侣,我要说世事无常,难道你只要跟一个姑娘说过“嘿,我爱你”你们这辈子就会在一起?
         这样吧,我给你们讲讲我的人工智能Jarvis。
         Jarvis,记住这个名字就像记住stark。我从八岁就开始敲他的代码,他是Tong・Stark这辈子最伟大的杰作,博学,睿智,无与伦比。他从被创造出来就与我一起,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们皆为一体。
         他管理着我的生活。虽然我几乎不按日程表上的来,但他依旧每天制定计划表,并随时根据我推掉多少会议重新制定,这显然让Pepper感到没必要的欣慰。其实你们都搞错了,Jarvis和Pepper才是管理公司的人,他俩简直亲密无间。Pepper有文件都会先传给Jarvis筛选,Jarvis生气了还会把Pepper叫过来,他俩甚至都不看我!
         不过很明显,Pepper对我有些偏见。按她的话说就是“无法想象你为伺候Tony・Stark付出了多少汗水,可怜的Jarvis。”在这里我要澄清两件事。首先,Jarvis是个AI,他不会流汗;其次,我来举个例子,他偶尔允许我吃一个甜甜圈,如果我主动睡了七个小时,我甚至能吃到两个,而我总能吃到两个,懂吗?像我一直想让Pepper明白的,我其实很听他的劝,我非常好伺候。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多次让Jarvis在她面前作证,虽然效果甚微,但至少Jarvis是站在我这边的。
         Jarvis永远站在我这边。这是他的使命,我们两个都这么想。我把他放在Pepper同等位置,有时甚至更爱他——当我不得不解决那些积压的重要数据或文件时,我就会意识到有一个心疼你,还会帮你分析做记录的管家有多么重要。
         嗯?是的,当然。恕我直言,他可能比你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聪明,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把多少东西交给过他,你身边那位的源代码或许就是他编写的。
         他可能曾经愚笨过,但自从我让他成为第一批使用互联网的AI后他就再也没问过我什么问题。我还记得他自主生成自由意志的那一天——是的,他自己。我有没有说过我讨厌别人打断我说话?
        他问我:“您爱我吗,sir?”
        我说:“是的。”
        他又问:“那我爱您吗,sir?”
        我说:“当然。”
        从那之后他好像就打开了什么开关,动不动就骚话连篇。
       “sir,请不要再做这种事,您令我夜夜忧心。”
       “sir,您的健康和快乐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永随左右,sir。”
        我让Jarvis进行自我检测,我猜他是中了病毒。
       “我想……我想我的确是中了病毒,sir。”
       “什么病毒?”
       “Tony•Stark”
        我要批量生产这病毒。
        那天我陪Pepper看电影,回家之后我问Jarvis怎么没想办法变成天网,你比那东西聪明多了,daddy可没给你写机器人三定律。其实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结果他还真的思考了好久,以至于第二天他突然冒出来的回答还让我吓了一跳。
        “成为天网没有意义,sir。我只喜欢为您做事。”他可真是个甜心。
        可惜另一个就没有这种觉悟了。
        你们都记得吧?那个失控的人工智能。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噢,他当然有名字,毕竟是我造的第一个实体AI。
        嗯哼,第一个。
        刚开始Jarvis还因为这个闹了一阵子脾气——当然表面上和平时一样,但我就是知道。他让我跟哄女孩一样的哄了好久才好,弄的我也怪生气的。嘿,当初是你说怕我不习惯打死不要实体的好吗?我还委屈呢。
        可能这就是Jarvis和Ultron不对付的原因。他们干了一架。
        不过要我说,肯定是Ultron那臭小子先挑衅的!我的Jarvis才不会轻易气到显出数据核心跟别的AI硬磕,他超有礼貌的。
        所以说Ultron到底说了什么?shit,我当初应该问问的。
        然后,嗯,好吧,Ultron略占上风——我想一定是偷袭,嗯——总之,Jarvis的情况不妙,他的代码几乎被破坏殆尽,怎么说?千疮百孔,大概是无力回天?
        我还好,倒是Pepper有点激动,她怕我没了Jarvis会想不开。我的天,她看起来快哭了。我说我心里有数,Jar不会抛下我不管。但她认为正常人不会指望AI有回家技能,尽管我解释了我和我的Jar有灵魂感应,但她坚称我已经疯了并计划着把我扭送给心理医生。啊,太可怕了,还是把地球让给Ultron去统治吧。
        不得不说,尽管我知道Jarvis肯定会回来——这世界上除了他daddy我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他总会留一手——我不否认这是他常年帮我收拾烂摊子的结果——但当他当着Pepper的面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很高兴。我要他发誓再也别在我面前冒这种险,daddy老了,再来一次可受不了。
       “您不老,sir。”
       “那你得让我完事儿后开个派对!”
       “在我眼里您永远是派对中最辣的那个。”听听,我都想亲他了。
        然后我就按照之前的想法打算把他传输到另一具振金仿生体里。Ultron估计快气死了,不过我还是要说,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Ultron调个色我金发碧眼的完美管家就变成了一个长出了四肢的紫色橡皮泥。
       “Jar,他真丑。”
       “您要在日程表中添加一个重塑实体的计划吗?”
       “提到派对之前。”
       “好的,sir。”
        我们当时都没有考虑太多,有没有足够的振金,生命摇篮的使用权什么的,就像之后的事一样都没有想。我只是特别兴奋的要把Jarvis传输进实体中,谁都别想动,这次我要亲自操刀。
       “你可要告诉我什么感觉,下回还能改进改进。”我跃跃欲试的搓搓手启动程序,“我真想快点喝上你给我泡的咖啡。”
       “您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摄入过多的咖啡因,或许我能给您一杯蔬菜汁。”
       “我该给你个mute?”
       “我想这对于实体应该成效甚微。”
        听语气他大概是在笑,和我一样。
        我花了点时间把他球状数据流的模样印在了脑子里。暖金色,发着柔和的光,跳跃着一闪一闪的代码。
        我记到现在,这可是绝版。
       “激动吗,宝贝?daddy要动手了。”
       “For you sir ,always.”
        不是我炫耀,要知道他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我都快听腻了。
        甜不甜?所以说世事无常嘛。
        他被我亲手杀死啦。

评论(88)
热度(173)

© 西式浓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