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平台同名_(:з」∠)_

花花公子都是怎么想的,以及他的AI是怎么想的

#灵感妮妮的话来自可爱的北野武
#港真,我一直都觉得AI说起情话来才是最骚的

Tony·Stark一生有无数个女友,Jarvis一直对他在这方面孜孜不倦的热情感到困惑。

“你不懂,Jarvis。”Tony看着电视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Jarvis没有搭理他,他正在客厅另一边的厨房做水果拼盘,一听到这话就知道Tony又诗兴大发了。

Tony没有理会Jarvis的无视,反而兴致勃勃的接着说,“尽管没多大意思,但是情人还是越多越好。”

“嗯哼。”Jarvis不冷不淡的回应道。想了想又拿起了一棵菠菜。

“你看,如果只有一个情人,就会形成三角关系,而三角关系就是一种有棱角的关系,这很不好。”Tony惬意的抿了一口红酒,懒懒的道。

“情人越多,就越接近于圆,棱角也就越少,那么彼此间的风波和摩擦也就越少。这就是为什么女人们都爱花花公子,因为我掌握了宇宙真理。”

“我认为,sir。”Jarvis擦擦手,端上拼盘往客厅走去。“除非您数不清的情人都互相认识且相处友好,以至于让她们以您为中心互相建立起链接,否则您的近圆论是不成立的。”

Tony看着Jarvis一路走到客厅,居高临下的停在他面前,“实际上多个棱角不会在同一平面,而是多维度。”

Jarvis拿起小叉子,和以往不同的压迫感让Tony忍不住咽了口唾沫。Tony伸手去接盘子,Jarvis没给。

小叉子插在了一个小柿子上。

“您不会成为一个圆,而是一只刺猬。”

插着小柿子的叉子又插向一瓣橘子。

“或者一个海胆。”

紧接着苹果也遭了殃。

“不,是一个榴莲吧。”Jarvis灿烂的笑了起来。

手里的叉子猛然插向了一颗去核的樱桃。最上面的小柿子应声而碎。

“Jar,Jarvis……”

“请慢用。”Jarvis微笑着把盘子递到他手里。

Tony安安静静的接过来,没敢吱声。

“还需要什么吗,sir?”

“我还……想喝蔬菜汁。”Tony小声道,一边说一边偷偷抬起眼睛观察面前人的反应。

Jarvis被Tony小心翼翼的讨好逗笑了。他愉悦道:“我很高兴听到您这么说。请稍等,sir,它就在厨房里呢。”
————————————————

Jarvis回来之前Tony就平复好了心情,然而等他看到那杯特浓版苍绿色毒药时他依旧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Jarvis。”

“别这样,sir,它非常有营养。”

“没有了女人,甚至派对也少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感动,sir。”

“而且我放弃了近圆论,我变成不稳定的结构,而且把整个的自己都交给时间逐流,连以防万一的措施都放在那里而不去想哪怕一点点。”

“好吧,如果您真的不想喝的话您可以……”

“我只剩下了一个连点,我只剩下了一条线。”

“Sir?”

他的大脑没有想,然而话就从嘴里自己跑了出来。

“如果这条线断了呢?”

手中的叉子落回盘子发出轻微的响声。

“如果有人攻击它了呢?”

Tony的眼睛盯着Jarvis的。

“如果它自己不想了呢?”

他没有故意去想什么不好的东西,只是现在的环境太难为他了。

屋子里的灯光昏黄,电视里播放着喜剧节目,他失而复得的管家端着一杯蔬菜汁,发丝柔软而且散发着和缓的光。

如此平静,如此温暖,他无法不注意到爬在一切之上的格格不入的荒诞感。

那是回忆留给他的伤痕,心中永远的疤。

“Sir.”Jarvis温柔的回视着他。语气几乎是爱怜的。

“您可以有许多情人,多到占满您周围的整个空间。棱角越多,就越接近一个球,就像一个细胞。”Jarvis道,“只是总有衰竭,总有未知。”

“但是,如果您只追求一个人的话,”Jarvis蹲下身把手覆在Tony的手上,“那么迎接你的就是永恒。”

“空间中一切的不稳定都来自于多元。随着距离的缩短,承担的风险也会逐次降低,而当群体变为个体时,连接带来的失衡便不复存在。”

Jarvis微笑起来。在灯光的照射下,他的虹膜几乎透明。钴蓝色的花瓣裹着云朵和风顺着河水流淌,星星点点的生命在其中旋转着流动,最终在中心汇聚成了一汪湖水,平静无波,又好像源远流长。

“我不会为人类的感情所动,也不会为您的退缩而动摇,我存在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更接近您。您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您的爱就是我的爱。如果您爱我,我们就会坚不可摧。”

“无论您怎么想,我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小,小到无处存沙,死亡亦无法插足。”

“然后呢?”Tony的声音颤抖着。

“然后我们会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END——



评论(20)
热度(424)

© 西式浓汤 | Powered by LOFTER